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IPO資訊
實控人涉“賭”輸掉數十億身家?印紀傳媒退市內幕:大股東以1億資金撬動25億股票套現涉操縱股價案始末
來源: 叩叩財訊  作者:  發布時間:2019-09-09 07:26:39
在苦苦支撐了一年多之后,印紀傳媒(002143.SZ)的退市終成定局。
 
9月6日,早已戴帽為ST印紀的印紀傳媒報收于0.64元/股,這是它連續第17個交易日股票收盤價低于1元。
 
按照深交所有關退市制度規定,若公司股票連續二十個交易日每日收盤價均低于股票面值1元,那么其將觸發有關規定而被終止上市。
 
顯然,ST印紀想要保住上市之殼的大勢已去,在接下來的三個交易日中,即使它每日收獲5%的漲停,其最高股價也僅為不到0.76元/股,已經不可能在短短三日內將其股價推高至1元以上。
 
眼見其起高樓,眼見其樓倒了。
 
回想起5年前,印紀傳媒以60億估值借殼高金食品而完成上市之時,英文縮寫為“DMG”的印紀傳媒曾也是鮮花著錦,烈火烹油。“A股唯一全球高概念娛樂品牌IP操盤手”這一拗口的資本口號,也曾從其嘴里毫無廉恥地一遍一遍向市場傳導“洗腦”。2017年3月,印紀傳媒更是以每股股價42.11元創下了465億的市值新高,將華誼、光線等一眾影視娛樂公司甩在身后,被譽為傳媒第一股。
 
作為實控人的肖文革,以在印紀傳媒中以直接或間接曾一度超過70%的持股比例,隨著其成功上市,一時間上遍諸多國內富豪榜單,甚至還因最高達349億元的身家,成為川股富豪第一人,被視為四川首富。
 
當上市之初那欲借資本之勢打造頂級影視巨頭的豪言猶在耳,在幾年后即將以因“連續20個交易日股價低于面值”的終曲退市收場,或許誰也沒有想到,若以9月6日的股價計算,僅僅兩年多時間里,ST印紀的市值就已經從465億縮水為區區11億,這一強烈的對比,在讓人由衷感嘆命運戲劇化的同時,也不得不讓人質疑近年來ST印紀內部在資本市場運作方面所可能存在的種種貓膩。
 
“實際上自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印紀傳媒就已經基本上注定了其退市的命運。從那時候開始,除了內部員工大幅裁員,業務已經大面積停滯外,其實控人肖文革以及現任董事長吳冰等人就已經基本上人間蒸發,已經完全放棄了對企業的管理和自救。”一位接近于印紀傳媒的知情人士向叩叩財訊透露,印紀傳媒無論是經營層面還是資本市場層面的轉折點都始于2017年底,而當時正是其借殼上市后股權解禁期滿之時,這座外表一度看似繁花似錦的資本大廈在隨著解禁期的到來時便逐漸開始傾塌。
 
公開資料顯示,印紀傳媒曾有三位核心創始人物,分別為負責創意的美國人丹·密茨、原董事長肖文閣和負責管理的吳冰,在前期以公關業務見長的印紀傳媒分發給媒體的軟文中稱,“丹. 密茨把廣告藝術做到極致,肖文閣在處理政府關系和人際上游刃有余,吳冰在文化傳媒圈一直被標榜為‘中國的好萊塢女制片人’。”
 
然而如今的局面是,丹·密茨在上市公司中早難覓蹤影;肖文革雖然身為印紀傳媒實際控制人,但其早已在2015年底便請辭董事長一職,如今同樣不知所蹤;在原有財務總監、董秘辭職后,一人身兼董事長、財務總監、董秘數要職的吳冰,卻早已入籍美國,近幾年來,吳冰一直稱病長期滯留美國。
 
“退市不退市,對于實控人而言都沒有太大的意義,早在2017年至2018年期間,肖文革等人通過不同方式就已經從印紀傳媒中套現30多億,其中至少有25億是通過操縱拉高股價的方式違法違規進行的。”上述接近知情人士表示,雖然在2018年下半年,印紀傳媒方也曾想過找接盤方注入資產或資金的方式以挽救瀕臨退市的局面,但無奈印紀傳媒內部實際資金漏洞太大,加之近年來監管層對影視娛樂行業的政策導向收緊,無人敢接手這一燙手山芋。
 
“應該說印紀傳媒很早就已經放棄了自救,各方都在等待退市終局的到來。”上述知情人坦言。
 
實際上,將印紀傳媒的彤塌歸咎于所處影視行業遇冷的行業周期問題,并不客觀。
 
據叩叩財訊獲悉,印紀傳媒從2017年底開始,便陷入了資金鏈嚴重緊繃之中,隨后其大股東更是通過各種方式套現。更有消息人士透露,印紀傳媒實控人肖文革之所以對資金極度渴求,主要原因并非投資或改善生活,而是源于“涉賭”豪輸巨額資產,而在2018年底被爆出賭博輸掉百億資產而造成公司破產的金立手機董事長劉立榮,與肖文革便是同為“賭友”。
 
叩叩財訊早前曾就有關事宜向印紀傳媒方求證,截止到發稿之時,印紀傳媒方未對上述信息作出回應。
 
 
1)資本的玩意兒
 
 
顯然,無論印紀傳媒退市與否,其中涉嫌違規的資本運作是并不應該隨著其在資本市場之旅的終結而被忽略的。
 
從目前種種跡象表明,印紀傳媒的上市其初衷或許便是一場資本的玩意兒。
 
2017年11月20日,是印記傳媒借殼高金食品期滿三年的日子
 
按照有關規定,印記傳媒實控人肖文革及其關聯公司的持股也在當日正式獲得解禁。印紀傳媒的有關公告顯示,肖文革和通過其實際控制的印紀華城、印紀時代一共持有印紀傳媒13.13億股,占印紀傳媒總股份的76.98%。
 
與此同時,在2017年4月宣布重大資產重組事項而停牌的印紀傳媒,也在2017年10月末面臨著重組失敗復牌的危機。
 
或為了配合肖文革此后的減持,也或為了應對重組失敗而帶來的股價暴跌,在2017年10月,印紀傳媒內部有關人士便開始在市場尋找股票配資業務合作伙伴。
 
“印紀傳媒方面出面尋找配資的是其一位李姓的財務負責人和郭姓高管,最終其與注冊地為拉薩經濟技術開發區的某股權投資機構簽訂了配資協議,雙方決定籌措資金,利用資金優勢,對印紀傳媒的股價進行‘管理’。”一位知情人士向叩叩財訊透露,根據協議,雙方以約1:4的杠桿進行配資,既印紀傳媒方以1億元作為協議約定保證金,另一方則作為劣后為其配資4億。
 
據叩叩財訊調查獲悉,印紀傳媒該1億參與配資的現金,分三筆在2017年10月底之前到達配資雙方約定的賬戶,其中兩筆共計8800萬元的資金,則是通過一張姓自然人賬戶劃撥,另外1200萬元則是通過浙江東陽某影視公司名義打款。
 
該張姓自然人,現年25歲,疑似為印紀傳媒董事長吳冰的助理。
 
在上述資金與配資到位后,2017年11月開始,有關投資機構自行發起和控制的多個信托產品和資金賬號按計劃分步開始大量購入印紀傳媒公司股票。
 
從2017年11月至2018年1月中旬,該一系列配資賬戶累計購買印記傳媒股票市值近4億元。整個過程存在利用集中資金優勢,通過大量的連續交易、盤中拉抬、虛假申報、自賣自買等手段對印紀傳媒股票實施操縱。
 
在該一系列賬戶的操縱下,印紀傳媒股價一直維持在13-14元之間橫盤運行。而另一邊,印紀傳媒實控人和關聯高管的減持大戲則巧合地在此刻悄然啟幕。
 
2018年1月30日,印紀傳媒發布了一則《權益變動提示性公告》。公告中稱:實控人肖文革以協議轉讓的方式將其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的6.03%轉讓給安信信托,轉讓價格為12.75元/股,低于當日的收盤價13.92元/股。在這次交易中,肖文革直接套現13.6億元。
 
另一位在印紀傳媒內任職的神秘高管——張彬,也趁著股價企穩之際,通過二級市場大幅套現,據公開資料顯示,張彬的次輪套現始于2017年12月21日,其后于2018年1月24日前進行了5輪減持,共減持1200萬股,減持的股價則在13.08元-14.4元之間,共套現1.67億。
 
說到張彬的神秘,在此前的媒體報道中,也有所提及。
 
而根據印紀傳媒歷史沿革,2014年前,張彬長期任職于北京公交集團,之后便一直在印紀傳媒擔任監事一職。
 
更令人驚奇的是,印記傳媒的三位創始人,除了肖文革外,其他兩個都未在上市公司內持股,然而,這位出生于1985年的神秘自然人卻一度持有印紀傳媒近7%的股權,成為僅次于肖文革的第二大自然人股東。
 
從2016年開始,張彬便不斷地套現印紀傳媒,截至到2018年10月,張彬已經套現近9億。
 
2018年1月31日,隨著肖文革套現13.6億的消息傳出后,印紀傳媒于當日大跌,盤中跌幅一度超過6%,到了2月1日,當天10點半時,印紀傳媒盤中突然直線閃崩以跌停收場。
 
“2018年2月1日的印紀傳媒的閃崩則與其另一個配資盤遭遇平倉有關。”上述知情人士透露。
 
印紀傳媒的在2018年2月1日的盤中閃崩,引發出一系列的事故。
 
印紀傳媒在當日盤后發布公告稱,因公司股票出現跌停情形,使得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肖文革與印紀華城部分質押給質權人的印紀傳媒股票在質押到期前觸及平倉線,為避免股票價格異常波動,印紀傳媒股票于2018年2月2日起停牌。
 
停牌后不久,印紀傳媒便以宣稱重大資產收購為由,拉開了又一次的停牌大幕。
 
然而,肖文革即使在停牌期間依然不忘記進行股權套現。
 
2018年5月8日,既印紀傳媒的停牌期間,肖文革及其全資子公司印紀華城合計協議轉讓5%的股份給神秘自然人于曉非,其轉讓價格定為11.80元/股,也低于停牌時的收盤價12.11元/股。在這次交易中,肖文革又成功套現10.4億元。
 
通過上述兩次累計減持,肖文革在其持股解禁后,短短半年內套現約24億元。
 
2018年7月9日,在經過數次拖延復牌時間后,在監管機構要求下,印紀傳媒復牌,并宣布資產收購失敗。
 
其后股價迎來接連7個跌停,市值蒸發上百億。
 
雖然如此,但印紀傳媒實控人及關聯人士則涉嫌僅用1億資金撬動杠桿完成了超過25億資金的套現。
 
“印紀傳媒的此次資產重組實際是為了避免實控人爆倉而采用的緩兵之計,試圖通過停牌來拖延時間,邊停牌邊尋找真正的重組方,但最終皆以失敗告終。”一位接近于印紀傳媒的有關人士向叩叩財訊透露,印紀傳媒曾在2018年4月下旬,向多家中介機構尋找潛在重組方,肖文革欲以讓渡股權的方式引入戰投,其要求最好是資金雄厚的地產企業,對文娛方面有協同發展者。
 
2)實控人疑賭輸數十億身家
 

即使通過股價操縱在高位不斷減持套現達數十億,但這些在常人看來已經是天文數字的資金似乎遠遠不能緩解肖文革的緊繃的資金鏈條。
 
2018年11月,印紀傳媒曾發布公告,控股股東肖文革及其一致行動人印紀時代(天津)企業管理有限公司為滿足資金需求,分別向廈門國際信托有限公司及上海國際信托有限公司以所持公司股票進行質押融資共約6億余元,該筆質押到期后,肖文革一方出現了違約,被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強制執行并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
 
上述有關上海信托質押事件僅僅是肖文革眾多資金拆借違約事件的冰山一角。
 
據2018年11月23日印紀傳媒公告稱,公司實控人肖文革及其一致行動人印紀華城、印紀時代涉訴事項累計涉訴金額高達78.85億元,其中肖文革涉及的訴訟金額為57.35億元。
 
 2019年以來,肖文革所持全部股份被輪候凍結七次。最近一次是5月16日,肖文革所持全部公司股份7.79億股先后被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輪候凍結,輪候凍結期為3年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據叩叩財訊獲悉,在2018年9月,印紀傳媒時任獨立董事范紅、郭全中、張然三人更向深交所遞交印紀傳媒舉報材料,稱公司可能存在損害中小股東權益的違規事項。雖然外人至今無從得知上述幾位獨董具體的舉報信息,但從其后深交所下發的問詢函內容則可略略窺見一二。
 
 
2018年9月26日,深交所要求印紀傳媒詳細說明并披露公司是否存在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及其關聯人非經營性占用上市公司資金的情況,公司對外提供擔保是否履行審議程序和信息披露義務。
 
此外,據2018年印紀傳媒年報顯示,至2018年年末,*ST印紀流動負債105.12億元,流動資產25.98億元。逾期債務本息超過9億元,主要銀行賬戶被凍結。截至2019年4月3日,公司銀行賬戶已凍結資金占公司貨幣資金余額90.42%。
肖文革到底緣何需要如此大額的資金?印記傳媒緣何財務惡化已如此?或許從業內的一則傳聞上可以找到答案。
 
叩叩財訊從業內一位知名掮客處獲悉,引發肖文革資金問題的源頭或與其“涉賭”有關,該人士稱其賭輸了數十億級別以上的巨額資產。
 
在2018年底曾爆出的金立集團董事長劉立榮在塞班賭輸百億資產的消息后,劉立榮現身承認參與賭博,但其否認自己賭輸了百億,僅表示就輸了“十幾個億吧”。
 
據上述知名掮客稱,劉立榮與肖文革為相熟的賭友,在劉立榮的賭局上,亦常有肖文革身影。
 
叩叩財訊曾就有關問題多次撥打印紀傳媒董秘辦電話,但截至到截稿,或無人接聽,或被告知董秘不在國內,無法答復。
 
雖然燈火將下登臺,笙歌即歸院落,印紀傳媒在資本市場的旅程已然終局可見,但剩下的依然還有許多值得被市場追問或質疑之處是不應該被那一地喧囂后的“雞毛”所隱藏。
相關閱讀
熱門新聞
在苦苦支撐了一年多之后,印紀傳媒(002143.SZ)的退市終成定局。 9月6日,早已戴帽為ST印紀的印紀傳媒報收于0.64元/股,這是它連續第17個交易日股票收盤價低于1元。 按照深交所有關
1、海通證券荀玉根:維持牛市三段論,第二波上漲條件是基本面和政策面共振,盈利和估值戴維斯雙擊,目前政策面確認,預計基本面3Q見底之后回升。借鑒歷史,第二波上漲期間行業分化源于
1、上周五,在岸人民幣兌美元16:30收盤,報7.1243,漲0.3023%,周漲0.2925%;人民幣中間價報7.0855,跌0.0042%,周漲0.0339%。2、新三板:上周(9.2-9.6),新增4家掛牌公司,前一周增加2家;成交金額1
1、新華社:印度政府計劃在未來5年內投資100萬億盧比(約合1.4萬億美元)用于基礎設施建設。業界人士認為,個人消費和企業投資不振是印度經濟增速持續下滑的重要原因。加強基礎設施
1、海關總署:我國外貿進出口表現出很強的韌性,單月進出口連續5個月超過2.5萬億元。中國既是“世界工廠”,也是“世界市場”。今年以來我國出口商品結構持
1、海南省常務副省長毛超峰:要加大“云菜入瓊”等外地蔬菜調運工作,調節供需關系,并加快布局住宅小區等地的平價菜店網點,減少流通環節,完善末端銷售網。要正確引導群
1、河南省教育廳:在教師節即將來臨之際,河南省發布全省教師待遇政策落實情況。河南計劃3-5年內通過建設農村教師住房和發放購房補貼或優惠券等方式,解決在編在崗教師的基本住房
1、中證報:截至9月8日,全國33個職業年金項目中,已有29個完成了受托人資格招標、21個完成了投管人資格招標。其中,已有十地的職業年金進入了投資運作,預計絕大部分省份的職業年金
二肖二码期期准100